“江西因贛江而簡稱‘贛’,江西的文化因贛江而興,江西的城鎮也因贛江而起。從這個意義上講,贛江可以譽為江西的母親河。我們要感恩贛江、保護好贛江、開發利用好贛江!

  全國兩會期間,全國人大代表朱虹在接受中新網記者獨家專訪時如是說。

圖為正在北京參加2021年全國兩會的全國人大代表朱虹。 余文恒 攝

  朱虹2010年調赴江西任職。十余年間,朱虹花大力氣致力于江西文化、旅游業的振興與推廣。他步履不停走遍江西贛江南北,筆耕不輟寫下贛鄱精彩文章。作為一個從外地赴江西工作的“進口老表”,他深深為江西優美的自然風景與悠久的人文歷史所吸引。

  近年來,朱虹寫下《風流江西》《文化江西的巔峰》《江西旅游戰略》《翻開江西這本書》等諸多關于江西文化和旅游的書籍和文章,大力傳播江西文化、宣傳江西旅游,服務當代江西經濟社會發展。

  贛江,位于長江中下游南岸,是江西省最大河流,自南向北縱貫全省,通過鄱陽湖與長江相連,是江西省水運主航道,亦是唐宋元明清中國四大水運大動脈之一。此前,朱虹在其一篇《贛水遐思》文章中提到,再次審視贛江、研究贛江,從中可以找出江西的興衰史,尋找江西奮發圖強的密碼。

  朱虹說,在歷史上,從中唐到清代前期,“運河—長江—贛江—珠江”一直是國內主要的南北通道。外省人通過贛江來到江西,他們帶來了先進的生產工具、生產資料和中原地區先進的文明成果,對于促進江西經濟的發展起了重要作用。

  同時,一大批學識淵博、才華橫溢的江西才子,沿著贛江走出江西,為繁榮華夏文明的進程作出了巨大貢獻。后來,到明末晚清,由于海運、鐵路、航空等交通的興起,贛江作為交通要道已經日益衰落。

  源遠流長的長江、鄱陽湖、贛江,造就了江西水運大省的輝煌,構成了中國千年南北走向的贛鄱黃金水道。朱虹說,面對贛江,首先是要學會感恩。感恩贛江孕育了江西人文興盛,感恩贛江給江西帶來了輝煌的歷史。

  其次,朱虹認為,要保護好贛江。綠色是江西最大財富、最大優勢和最大品牌。贛江全長766公里,流域范圍涉及江西贛州、吉安、萍鄉、宜春、新余等市所轄的44個縣(市、區),面積達83500平方公里,占鄱陽湖流域面積的51。5%。

  朱虹指出,雖然贛江流域生態環境總體良好,但在少數地方也不同程度存在環保問題。下一步,要以貫徹實施長江保護法為契機,堅持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人大、政府、法院、檢察院等部門形成合力,持續深化“環保贛江行”等監督活動,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

  除了要保護好贛江,朱虹認為,還要開發利用好贛江。相比公路、鐵路、航空運輸,水路具有成本低、運量大等天然優勢。江西全省水資源總量位居全國第6位,水運航道總里程5716公里,但高等級航道只有688公里,贛江、信江沿線港口碼頭能力嚴重不足,大批碼頭項目亟需建設,集疏運體系亟待完善。

  朱虹說,“十四五”期間,江西經濟社會發展要調整投資結構,減少高速公路投資比例,加大對水路和高鐵、飛機運輸的投資比例,重點推進“兩橫一縱”高等級航道網建設,加快贛粵運河建設及管理,復興千年贛鄱黃金水道。(記者 柳俊武 劉占昆 姜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