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 言

 

  鳥的鏡像為人之境遇,這是“春秋鳥”藝術的期許,也是鳥圖像被人類賦意,自古以來物換星移千年不改的真實寫照。

  “要的就是這個玩法”。

  當下的今天,這個欲言又止、述而不露或訴而不透的隱喻之法,用在當代圖像藝術領域中,何其不有它精彩的演繹風尚之感!鳥即為人,人格化的鳥,是藝術的擅長所為,賦意、鑄能是藝術家的心靈所致,對我來說,操作起來,沒有比這更賦天地靈性,更具誘惑的了!鳥之寓意寄托古人太多美好,畫布前每一次涂抹,在瞬息萬變中總能與古人有著惺惺合合的默契,“鳥”此時分明是那夢境中親近的先哲、久違的智者,或“八大”神公筆下的“八哥”,與今人的我在細語、布道、訴說……

 

嚴智龍

2021.2.28

 

作/品/欣/賞

水墨系列 

編號82#

60 x 60cm

2019.11

編號88#

60 x 60cm

2019.11

編號91#

60 x 60cm

2019.8

 

談春秋鳥·嚴智龍

文/皮道堅

 

  智龍的《春秋鳥》的“春秋”一詞,直指人類的歷史,代表著我們的文化。所謂“春秋之筆就是史筆”。智龍選擇“鳥”作為他藝術的母體,其能指是豐富的,所指也極為明確。智龍的精神和藝術文化含量告訴我們,他是充滿文化自覺和文化自信的中國新一代藝術家,所以,一種新的形而上的精神籠罩在他的系列作品中。對于中國現當代水墨,我有個說法叫“水墨形而上”,它體現了中國新水墨藝術家對形而上的思考。我認為,智龍的“春秋鳥”回避了八大山人人格化的“鳥”,有別于那家國之衰的悲觀厭世的人格化象征,它更立足于對文化的自主性的獨立思考和對世界的自我看法。今天這個時代是一個全球物質化的時代,科技至上,科技萬能,對于人們生存的困惑與反思,對于我們生活的目標是茫然事從的。那么為什么中國當代水墨會引起人們注意呢?這是中國當代水墨藝術家包括智龍在內,大家都希望在我們熟悉的水墨語境和媒介中,探索解析我們這個時代人類生存存有的一系列的問題。它應該擁有自己的話語權和發言權。在這點上,智龍“春秋鳥”水墨藝術是具有研究性的,他以個人的大量作品的創作實踐提出“鳥”的符號隱喻在當代藝術中繪畫語境里的可行性,是可貴的,成功的,值得美術界關注,相信它會啟示更多后來人。特別是智龍在水墨語言上的突破,他對宣紙的運用和筆的改造,很值得大家推敲。

編號94#

60 x 60cm

2019.7

編號98#

60 x 60cm

2019.6

編號101#

40 x 40cm

2019.1

編號108#

40 x 40cm

2020

  宣紙的多層托裱,據我所知國內嘗試者甚少,從古到今。這樣裱過之后就可以產生一種非常特定的機理效應。另外,就是筆的使用。大家都知道,我們大陸的現代水墨晚于臺灣三十年,臺灣的現代術墨的先鋒最早的就是吳越和東方。我們大陸就是劉國松。劉國松當時提出要從傳統水墨中走出來,他打的旗幟是“要革中鋒的命”。因為中國的傳統水墨畫非常講究書寫性的筆墨,講究筆墨至上。劉國松革了中鋒命之后,很長時間對大陸的新水墨影響很大,我想,智龍是從這條線上下來的。智龍在這方面很自覺,他不一定想到劉國松的藝術主張。但是,他置毛筆于一邊,選擇硬質的各類工具“筆”,這樣一個藝術家的創造枷鎖很自然的打開了,他徹底獲得了傳統畫家不可能得到的一種書寫性筆墨表現的自由。所以說智龍創造了一種新筆墨,一種當代意義上的新水墨繪畫。

編號113#

40 x 40cm

2020

編號114#

40 x 40cm

2020

編號118#

40 x 40cm

2020

編號120#

40 x 40cm

2020

編號123#

40 x 40cm

2020

  他這樣的炭筆類的書寫和水墨的渲染有機的結合是中國現當代水墨的另辟蹊徑。另外,我還注意到他在宣紙上有大量的刀刮、蹭擦之后留下的紙屑和紋毛,被他用膠沾附在宣紙上,“機理”產生了別樣的表現效果,極具表現力。在藝術語言上,西方的塔比埃斯這樣一群藝術家,對物質媒介的新表現性能為藝術史帶來了很多新發現,在這點上智龍完成了他的新創造,有他新的貢獻。智龍在長期油畫創作中培養了良好的繪畫語言的敏感性,從他涉足水墨作畫才四年,可見,他對水墨悟道之快,自然要歸功于油畫藝術素養的長年積累?梢哉f,他是大家董其昌說的“一招直入如來地”的那樣一種藝術家。他頓悟,所以他能很快地把握水墨媒材的特質本性。這些,各位可以在他的原作中觀看到

   他如何將這種特性發揮到極致。

  “春秋鳥”中鳥的造型,會讓人想起仰韶文化和馬家窯文化彩陶上的那些鳥,智龍強化了神似的精神繼承和文脈上的保留,并賦予了更大的自由活力和想象。這些構成了嚴智龍“春秋鳥”水墨藝術直觀的特點,他還年輕,他還將艱辛無休止的創作下去,但我堅信其探索的價值對未來中國文化的貢獻。(皮道堅 藝術批評家、華南師范大學教授)

 

油畫系列

 

《床即是舞臺17#》

布面油畫

200 x 120cm

2017

《床即是舞臺18#》

布面油畫

220 x 120cm

2017

《音樂人》

布面油畫

200 x 150cm

2021

  智龍的畫面沒有宏大敘事,只有演奏音樂的樂手經常飄忽在畫面上。其實,他也不是呈現樂手,而是作為他個人經歷的樂曲與旋律不斷重現在他的現實生活中,他甚至于不是在畫畫,而是用色彩與形象不斷演繹樂曲與旋律的感覺和沖動。那些樂手和樂器都是不確定的,你很難通過畫面辨識現實中的形象,但筆者相信,每幅畫面對于智龍個人而言都一定是非常真切的存在。

  他的畫面還經常出現一只鋼架床,一些不明不白的鳥,是夜鶯,還是知更鳥或神靈的象征?對讀者不確定的這些東西,可能恰恰是智龍生活經歷中曾經給予他灼傷或命諭的記憶。也許,畫家自己也難以確定這些曾灼傷或命諭他的究竟為何物。的確,現實中有太多難以說清道明的東西,死生、情感、興衰,誰能把握和操控。這或許就是智龍每天感悟的世界,他說不太清,但潛意識的生命火焰在熊熊燃燒,他便把這種火焰和燃燒呈現出來。他的畫面有太多曖昧的色調,紅得發紫、紅得透綠、紅得滲出許多生命的疊影與虛幻。他的筆觸很硬,這些色彩不是簡單涂抹上去的,仿佛費了很大氣力,從起草到完稿,很難說他畫了多少層,更難說他需要畫多少層。如果說完稿的目標是什么,那就是他要把畫面背后那些不能言說的東西表達出來凸顯出來,讓油彩與筆觸本身能夠發聲,奏出旋律。(尚輝 中國美協理事、中國美協理論委員會委員、《美術》雜志執行主編)

《床·椅子·鳥》

布面油畫

200 x 190cm

2014

《床即是舞臺-A Bed Is a Stage》

布面油畫

200 × 100cm

2010

《小夜曲 》

布面油畫

180 × 190cm

2009

  嚴智龍于2003年至2010年多次實地考察中國古代文化圖像與圖式區域性與民族化特點。至今,已完成大量具有個人風格和鮮明特質的“音樂”“床”系列創作,作品中試圖抽取“鳥”的形式意味,并轉化為個人文化符號的象征性,嘗試借隱喻拓展當代繪畫的藝術境遇以此明確個人對人本主義自由精神的人文反思。

 

雕塑作品

 

《春秋鳥系列1#》

青銅雕塑

60cm×16cm×36cm

2019

《春秋鳥系列2#》

青銅雕塑

60cm×16cm×36cm

2019

《春秋鳥系列3#》

青銅雕塑

54cm×32cm×16cm

2019

《春秋鳥系列6#》

青銅雕塑

68cm×21cm×18cm

2019

《春秋鳥系列8#》

青銅雕塑

82cm×25cm×32cm

2019

嚴智龍

藝術哲學博士

中國當代藝術家

上海戲劇學院教授 博士生導師

德國杜塞爾多夫美術學院訪問學者

長期從事圖騰符號藝術研究和當代思辨

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 中國油畫學會會員

 

出版著作

1.《嚴智龍——當代油畫家作品集》 天津人民美術出版社

2.《藝術語言的邏輯》 中國文聯出版社

3.《意志分析的圖像表現——嚴智龍》 江西美術出版社

4.《藝術之約——南昌大學當代藝術教學改革實錄》 江西美術出版社

5.《春秋鳥——嚴智龍當代水墨》 江西美術出版社

6.《隱喻之像——嚴智龍當代藝術》 中國美術學院出版社

7.《隱喻與圖像——藝術的另類解釋》 中國美術學院出版社

8.《世間香境·春秋鳥——藝術家嚴智龍2019作品圖譜》 中國美術學院出版社

 

個展

2019年 “春秋鳥油畫、水墨、雕塑系列作品長期陳列展”(上!と锁B藝術空間)

2017年 “神鳥圖——嚴智龍超現實繪畫展”(新加坡·亞洲藝術中心)

2016年 “隱喻之像——嚴智龍當代藝術展暨學術研討會”(上!ね瑵髮W)

2016年 “中國銀行長城藝術卡首發暨‘春秋鳥墨’嚴智龍當代水墨展”(南昌)

2015年 “圖騰與圖像——嚴智龍當代藝術展” (中國臺灣·雄獅畫廊)

2014年 “藝術·當代江西——嚴智龍風景油畫展”(南昌·江西畫店)

2013年 “雙龍智會”——嚴智龍、梁智龍藝術雙個展”(北京·雍和藝術館)

2011年 “既是舞臺——嚴智龍當代油畫展”(北京·美麗道藝術中心)

2011年 “紅色誘惑——嚴智龍油畫藝術展”(南昌·千年畫廊)

2003年 “語言的邏輯——嚴智龍現代油畫展”(天津·天津美術學院現代美術館)

 

聯展

2021年 《春秋鳥》系列作品參與“潛入暮光的形影”展(中國.上海當代藝術館)

2020年 應邀參加“城市之上”——2020第五屆昆明美術雙年展(中國.云南美術館)

2020年 作品受邀參加“脈-中國當代繪畫展”(日本.日本福岡亞洲美術館)

2020年 應邀參與“中國表現”第一回展Chinese Expressionist Art(中國.上海)

2020年 應邀參加俄羅斯圣彼得堡“路——中國當代油畫研究展”(俄羅斯圣彼得堡美術館)

2019年 作品《西服男》入選“第十二屆中國藝術節全國優秀美術作品展” (中國文旅部主辦 上海中華藝術宮)

2019年 參加“量海觀天——中國當下藝術展”(上!汖埫佬g館)

2019年 “態——中國當代油畫研究展”(德國·波恩當代藝術館)

2019年 應邀參與第58屆威尼斯雙年展(意大利·威尼斯)

2018年 受邀參與2018年上!爸袊鴩H進口博覽會”主會場作品創作,獲商務部頒發創作貢獻獎并被國家收藏(上海)

2018年 作品《鳥的故事》系列受邀參加“融——中國當代小幅油畫展”并被收藏(北京·中國油畫院美術館)

2017年 作品受邀參加“融——當代油畫語言研究展”并被收藏(北京·今日美術館)

2017年 “金磚五國峰會藝術展”,獲美術創作獎并被組委會收藏(廈門)

2016年 “重解——東方新藝術邀請展”并被收藏(中國香港維多利亞美術館)

2015年 “中國當代書畫名家邀請展”(中國香港香港藝術館)

2015年 參加保利國際拍賣10周年慶典“中國現當代油畫精品展”(北京中國美術館)

2014年 “第十二屆全國美術作品展”(杭州·浙江美術館)

2013年 “最繪畫——中國新青年油畫家邀請展”(杭州·中國美術學院美術館)

2012年 “聯合國野生動物保護全球活動”環球(藝術)巡回展(北京 東京 紐約 巴黎)

2012年 “最繪畫——中國青年油畫展”(北京·中國美術館)

2011年 “吾土吾民·人文江南——中國油畫展”(杭州·浙江美術館)

2010年 “油畫藝術與當代社會——中國油畫展”(北京·中國美術館)

2010年 “上海世博會·中國藝術展”(上海世博園)

2010年 “歐米伽藝術基金提名展(巡回展)”(上海 香港 新加坡 紐約)

2009年 “第十一屆全國美術作品展”(武漢美術館)

2009年 “別樣的現代性-中國當代油畫邀請展”(北京元典美術館)

2008年 “第三屆全國青年美展”(北京·中國美術館)

2008年 “三駕馬車——江西當代藝術展”(江西·南昌美術館)

2007年 “中國意象人物油畫展”并獲獎 (北京炎黃美術館)

2007年 “2007中國青年百人油畫展”(上海美術館)

2005年 “世界華人青年藝術家邀請展”,獲佳作(中國香港·香港藝術中心)

2004年 “法國巴黎·中國當代繪畫邀請展”(法國巴黎中國文化中心)

2004年 “第十屆全國美術作品展”(廣東美術館)

2003年 “第三屆中國油畫展”并入“全國精選作品展”(北京·中國美術館)

2000年 “中國2000年北京國際平面展”并獲獎(北京)

1998年 “1998年江西油畫家提名展”獲學術獎(南昌)